微信读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读书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112章:要不要

第112章:要不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    江韧抬眼,看到的是匆匆而来的盛骁,他大抵是跑过来的,呼吸有些急促,头发都有一点乱了,他沉着脸,眸色沉沉的看着江韧,解了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,并挽起了袖子,立在原地,说:“跟我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。
  
      江韧收回视线,正要松开手给袁鹿盖一下衣服,袁鹿突然抓紧了他的手,眉头微皱,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梦。江韧轻轻拍了拍她,“还不舒服么?”
  
      她点了下头。
  
      而后,江韧看向盛骁,平静的说:“等一会。”
  
      盛骁瞧着他们紧握在一块的手,刺眼极了,希望这只是她醉的不省人事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可若这是潜意识里的呢?难不成,她潜意识里,还想着江韧么?
  
      他没再继续想,只拿眼睛死死盯着,瞧着江韧似是在她耳边轻哄,然后慢慢的让她松开了手。
  
      江韧替袁鹿掩好了衣服,走到盛骁跟前,“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知晓自己现在与他对抗,可以说是以卵击石,时候还早。
  
      等秦叔回来,两人出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夜里,医院的停车场十分寂静,是偶尔会有一两个人走过。
  
      江韧本以为他会动手,但盛骁并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你认为你现在的行为算什么?”他几乎是克制了自己的怒火,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。
  
      拳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这件事过了二十岁他就明白了。
  
      江韧:“我觉得我没有必要跟你交代,你也管不了我要做什么。当然,如果你要威胁我的话,应该可以。你我之间地位悬殊,我知道我斗不过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确实,我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,不需要我费心思去对付。但你要是一直这么缠着袁鹿,对她造成困扰,那我便不能不管。我知道你现在潜伏在景菲身边的意图是什么,但你以为你光倚靠着一个齐辛炎就能得逞么?”
  
      江韧:“怎么?你是想给我好处。”
  
      盛骁露出浅薄的笑意,“你要不要?”
  
      江韧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,知道他的目的一定不单纯。
  
      可诚如他所言,光靠一个齐辛炎,是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把整个景家吞掉,要用时间去磨,一点点的打入内部,注入自己的人,跟下棋一样,绝不可能心急。
  
      盛骁说:“我可以跟你联手,然后扶你上位。”
  
      扶他上位,那么日后,永永远远,依然是他压住他,他高他一等。
  
      江韧从口袋里掏出烟,递给他一根,盛骁没接,“我不抽烟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自己咬住,点了一根,缓缓抽了一口,“然后呢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既然问我,心里自然就有答案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是在跟我谈生意?筹码是袁鹿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,我只是要让你明白我的实力。”
  
      要让他明白,他根本比不上。
  
      江韧心里蹭的冒上一股火,他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,香烟差一点要在他手掌心里揉碎。
  
      盛骁仍是风淡云轻,“你好好考虑,有答案了,再来找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对了,景菲在去你家的路上,你若是还不想跟她撕破脸,还是快回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,走到他身侧,余光轻轻一瞥,而后大步朝着急症室大门口走去。
  
      江韧没追着,他只是狠狠抽了一口烟,紧跟着,便将烟攥进了手里,烟头触碰到掌心,炙热又刺痛,但这股子疼痛,倒是让他心里能舒服一丝。
  
      他在停车场站了一会才回去。
  
      回到家里,景菲果然在,她有他家里的钥匙,随时能进,颜嫚也在。
  
      两个人坐在客厅,气氛一般,景菲看到他回来,连忙起身,“你去哪儿了?我本来想叫你一块看电影,结果你不在家。正好就碰上表姐在你家里收拾。怎么不请个钟点工,让表姐给你收拾屋子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?”
  
      不等江韧说话,颜嫚便立刻道:“有钟点工,我只是顺便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顺便,我以为能随便进出你家的,只有我呢。”景菲挽住江韧的胳膊,抬眼看着他,脸上是笑着的,语气听着也像是开玩笑,可江韧知道,她并不是开玩笑。
  
      她就是不爽颜嫚能随意进出他家。
  
      “她不总是过来,住在隔壁互相帮忙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瞧你这里挺大,而且离我事务所也近,我想搬过来,你说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颜嫚自觉待在这里碍眼,把钥匙放下,说:“晚了,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她走到江韧跟前,指了指桌上放着的钥匙,说:“备用要是放在茶几上了,你仔细收好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,又朝着景菲摆摆手,说了声晚安。
  
      等人走了以后。
  
      景菲说:“你不要老是把表姐当佣人那么使唤,我知道你们这几年一直是相依为命的状态,她一直在你身边帮忙,但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,我觉得她也该有自己的生活,她年纪也不小了吧,是不是该让她去好好谈个恋爱,找个男朋友,结婚生孩子?”
  
      江韧这会心烦气躁,被盛骁那一番话,激的有点失了耐心。
  
      他沉默着没有说话,脸上也没个笑,径自走到桌子边上,倒了杯水喝下去。景菲一直看着他,觉得他有些古怪,感受到他似乎是有些生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晚,你出去做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江韧没看她,“去找周迎喝酒了。”
  
      景菲有一瞬的心慌,她今天才刚见过周迎的。
  
      紧跟着,江韧继续道:“不过没见着,去他会所的时候,他手下的人跟我说他不在。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好一阵没跟他一块喝酒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,侧过头看向景菲,“过两天一块去他那边玩玩?”
  
      景菲眨了眨眼,朝着他笑道:“好啊。”
  
      随后,景菲就没再追问他去向,甚至也没再说要住到他这里来的事儿。
  
      现在不方便住过来,周迎是个大隐患,得先解决了才行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盛骁回到袁鹿身边时,张歆已经被救出来,她喝了酒,加上身体不舒服,心灵就有些脆弱,在医院的厕所里发生这样的事儿,她觉得得很灵异,秦叔带着护士过去找人的时候,她就在里面呜呜的哭。
  
      反倒是她的哭声令人更害怕。
  
      盛骁见她这个样子,宽慰了两句后,让秦叔送她回家,顺便带她去吃点东西,这边就由他照顾着。
  
      就算盛骁不说,秦叔也会主动要求把人送回去,现在还要杵在这里,那就太没有眼力劲了。
  
      人走后,盛骁在床尾坐下,视线从她的脸上,慢慢挪至她的手上,那只被江韧握过的手,她竟然还回握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